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驿站

最好的纪念是在心底留一个角落,永远不要拿出来。等没人时,再拿出来晒给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2年08月19日  

2012-08-19 10:29:07|  分类: 引用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晚本想写点东西的,但太累而且忙着跟三万和刘聊天,就没有时间了,今早补上。

昨天下午太阳跟我玩躲猫猫,所以不是很热,索性出门走走。下午三点出发,到了西峰岭车站,沿着一条泥巴石头路一直往前走。我不知道路的尽头,不知道会走向哪里,寻思着如果找不到回家的路大不了沿路返回来。走着走着,发现都走到了高速公路了,来到了旁边的一个村子,这里叫济安村,那里的地很平,一望无际都是开始泛黄的稻田,田埂上种着橘子树。走到高速桥洞下,三个老太在那里乘凉,一看就知道我是从城里里出来玩的,知道我走了很久,叫我也坐下休息一下。我停住了脚步,问了去葫芦坝的路,她们说离这里很远。我说没关系,我慢慢走着去,反正凉快。小憩后便开始继续前进。我终于到了她们告诉我的桥,可以在桥的对面坐路车。我看到那沱江水特别亲切,因为我是在这条江长大的,这水会流向我的家乡,于是顺着江边走了一段,腿被不知名的草割了很多红道。太阳也不跟我躲猫猫了,我突然不想走,想去坐车了。可惜我走到了一大片橘子地,这里没有路,没有人家,在橘子地里晃悠了半个小时,我知道我迷路了,我找不到方向了。后来看到一条引进橘子地的水渠,寻思沿着它走,肯定能出去。聪明的我终于走出去了,也看到了一个村庄。这里一个人都没有,好不容易看到两个老人在堂屋聊天,就在路边向她们求救。她们走出屋,盘问了我一番,我一一告知她们,她们让我进屋休息,喝口水。我也很不客气的进去休息了。一个小弟弟捧了一捧生花生出来,那是婆婆今天才从地里刨出来的,很新鲜。我很久没有吃这种生花生了,便剥了一粒放进嘴里,就是这个味道,很有家的感觉。跟两位老人聊了会天,原来其中一个老人是这家老人的朋友,这家老人姓施,后来我叫她施婆婆,她老伴去世后,家里便她一个人。儿子和孙子都在外打工,孤苦伶仃的。我们大概聊了半个小时,我便得离开了。后来这两位老人送我到路口,施婆婆陪我等车。我们俩坐在坝子里,她跟我说,她孙女跟我差不多一样大,看到我很亲。我告诉她,我看到她也感觉看到了我的奶奶,也很亲切。她让我橘子成熟了或者没事的时候都要再过来玩,这里是三胡村,这里有个福寿宫,这里的人都信道教,有很多法师,很热闹。我虽然对这些不感冒,但我还会再去的,因为这里的风景很美,人也很热情。我走的时候,施婆婆硬是给我装了一袋花生,让我带回去。当她跟我挥手告别,看着路车远去的神情相似了我的奶奶,就冲着这表情,我一定会再去看她老人家的。车子送我到了葫芦坝,这里是我熟悉的地方。曾经和江哥一起在这里捕过鱼,虽然一条也没捞到,但至少让我知道从这里可以怎么回去。我又沿着一条石头泥巴路,走了好久,终于到家了。我一看手机,都快19点了。虽然我走了那么久,但我感觉我一点都不累,可能是沿途的风景让我忘却了疲劳。

这次出去散步,是因为前晚我失眠了,因为我特别想刘。我一回到自己的卧室,没事做的时候,脑袋就控制不住老想他。昨晚跟他谈及此事,他说他也很想我,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。我真希望隔壁的杨早点走,这样刘就又可以过来了。

今天我要去双流接三万,我们约好去阿文那里玩两天,然后我们三人在到我这里玩两天。下个礼拜好疯狂啊,期待ING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